时常搅带的复读机

人们穷极一生去追寻答案 然而过了一整个人生才发现世间根本没有对错 只有选择

若没年轻过,你不会明白

转载

灯笼与星:

       时常会想像,我的年终总结会长什么样子,只顾盯着前方的道路低头疾走,眼看日历上只剩下最后一页,依然无法想象。毕竟世事无常。2013年终于明确地过去了,社交圈的朋友们同时更新了心情,仿佛为了等待这一刻耗去了不止一年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前不久和外公一起吃饭,在安静的咀嚼声中,他突然说道,我不喜欢晚上外出,灯光太亮,花花绿绿让我分不清身在何处。和外公相识二十余载,首次听到这么富有诗意的话,实在话有点意外,偷偷把话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三个月前,外公过完了他的八十大寿。从上半年开始,各式各样的小毛病开始找他麻烦,先是听力衰退,偶然会产生耳鸣。他不愿意看病,最爱看是电视,把音量调到老高,从二楼就可以听到四楼客厅里传出音乐,为此外婆多次在背地里咒骂他。相较之下,邻居们似乎给予更多的理解和包容。使我觉得病情十分严重的是曾有一次,他问我,你是跟我说话吗,我看到了你的嘴唇在动。咀嚼中的嘴巴停了下来,我摇摇头,像交通灯。

       他跟我说,医院都是骗人的。只知道钱。他的床头有许多关于医学的书。在他看来,求医还不如求自己。他的房间总充满一股浓烈的药草味。每当我都要为推门而入做一番像潜水似的准备,他从老花镜中拿眼睛“叮”了我一下子。该吃饭了,我说。这是我每天并且固定说的一句话。透过他的眼睛,似乎有一道亮光,正在不断地黯淡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他在确确实实地老去,我也在确确实实地长大。我能感受到时间的流逝——从他的身上,就像一堵无形的墙,向我逼来。写工作年终总结时的恐惧感,想必也来源于此。生命的形式可以分成很多种,而不是单纯地理解成活着。就像年轻人的肉体比老人停留在世界的时间要多得多,但是对生活的热情甚至不如年长者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对生活失去期盼和憧憬,和死亡没多大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我正一步步走向精神灭亡的道路。

       夜里安静地玩着微信,一位朋友面临毕业,她的父母要她回家里的零件厂帮手,不知如何定夺,问我的看法。猛然想起,去年这个时候,我面对着几乎同样的选择,最终还是回到了家里。我心里明白,这是迫于现实的选择,经过了一年时间,我的初衷依然没有改变。所以,我更要制止这种悲剧发生。于是,我跟她说,世界太广,没必要龟缩在弹丸之地,万一这一天真要到来,也要在看遍世界之后。说不定到了那时候,你会念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那天她问我,为什么不到外面闯闯。我何尝不知道朝九晚五的日子绝非最后的归宿呢。但是,那毕竟是我的浮生安慰,自立之本。沉默片刻,我敷衍地回答,看看再说吧。谁都知道,年轻只有那么长。依赖梦想比依赖工作更明显,并不是因为接受现实,而是因为太想摆脱,自忖以后摆脱不了,还能用工作来掩饰失态。不至于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   恍惚间,好像窥视了一点亮光,我明白过来,最令人沮丧的,不是梦想的火种变得不可燎原,不是面对现实学会俯首称臣,而是明明失去了梦想,却依然装出一副心怀大志的模样来麻醉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若没年轻过,你不会明白。

评论
热度 ( 1 )
  1. 时常搅带的复读机灯笼与星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转载

© 时常搅带的复读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