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常搅带的复读机

人们穷极一生去追寻答案 然而过了一整个人生才发现世间根本没有对错 只有选择

不平等的制度化和制度化的不平等

晓勇无敌:

    人类不平等的起源是什么?启蒙思想家卢梭在他那部著名的《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》中给出了这样的答案:私有制和法律制度的建立,不仅造成了人类的不平等,而且通过使之合法化、制度化而变得根深蒂固了。说实话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对这样一个结论都似懂非懂,并不真正理解。直到今天当我看到北京市为了吸引金融机构在北京落户,开出了“金融企业高级管理人员的子女,可在京参加高考,录取时与北京市户籍考生享受同等待遇”(见2月16日《竞报》)的优厚条件时,我才恍然大悟:原来卢梭说的一点都不错!


  为什么同样是人,在贫、富以及其他方面会有天壤之别?这个问题曾经困扰了古今中外的无数思想家。到了现代,这样一个结论逐渐为许多人所接受:暂时撇开其他因素不谈,人与人之间的差别,主要是因为他们的要素禀赋不同;而要素禀赋之所以会不同,又在于他们后天所受教育的不同。因此,这样一个结论就是顺理成章的:为了防止由于要素禀赋差异悬殊造成过分的不平等,由国家采取种种措施,让孩子们无论贫富、出身等,都能享受大致相同的教育就是必需的;如果国家由于财力所限等原因而暂时做不到,那么退一步,至少要让每个孩子在面对教育机会时是平等的。


  在其他条件完全相同的情况下,北京孩子拥有比“外地”的孩子大得多的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,这本身就是一种制度化的不平等,因为这是根据孩子的出身来分配教育机会的;让“金融机构高管”的孩子也享受和北京孩子同样的特权,也是一种制度化不平等,因为这是根据父母的贫富和职业来分配教育机会的。这样做的结果当然是北京孩子和“金融机构高管”的孩子在起跑线上,就比其他孩子领先了一大截。那么在未来的竞争中,他们“胜出”的可能性也就比其他孩子大了许多---制度化的不平等到这里变成了不平等的制度化。


  北京市推出的这项政策,也许的确有利于“吸引金融机构入驻”,但其社会后果将是相当严重的:因为这将加大社会不同阶层之间的鸿沟,使“一极是财富的积累”,而另一极是“贫困、劳动折磨、受奴役、无知粗野和道德堕落的积累”的不正常现象合法化、固定化。当然,如果北京市真的是为本市的学生享受过多的特权而感到内疚,想通过扩大特权的受益者的范围来逐步消解特权,那么正确的做法不应该是仅仅让“金融机构高管”受益,而应该让包括外来务工人员在内的所有常住人员受益,最终的目标则应该是:分数面前人人平等!


  被马克思严厉批判过的约·唐森曾经露骨地嘲笑弱者和穷人:他们居然如此轻率,嘴里没有含着金钥匙就敢降生下来。在我看来,假如我们不尽快采取措施实现教育的平等,唐森的话就不再是一种嘲笑,而是一种对现实的准确描摹了,而我们所寄予厚望的“和谐社会”美景,也将会因此而变得遥遥无期。

评论
热度 ( 20 )
  1. 时常搅带的复读机晓勇无敌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时常搅带的复读机 | Powered by LOFTER